南投县鹿谷乡是有名的「茶之乡」,在蜿蜒的小路旁,处处都可见到大大小小的茶园,开车往更深山处走,穿过茂密的竹林,便可看到龙源茶品相传三代的茶园。

山顶矗立着一棵百年大榕树,旁边种植着金萱及乌龙等有机茶叶,被团团雾气围绕的茶园,就是龙源四十年来不变的好味道。

原本为公务人员的陈钰颔,将工作辞职后变回来接手父亲的茶园。http://goo.gl/DZuDXH

问他为何放弃稳定的工作,他说:「公职的工作稳定但薪水不算太多,而且从小看父亲种茶,一方面是兴趣,一方面也负担了使命感」,不想让从爷爷那代就传承下来的茶园后继无人,便选择回家乡种茶。

从十几年前父亲陈清泽那代开始,便从惯行农法改种无毒茶叶,陈钰颔说:「那时候种无毒茶叶的很少,因为改种无毒之后产量会锐减,当你平时维持一个产量,突然之间产量减少,一般的农民不会接受」。

在当时,龙源茶品开始卖起有机的肥料与农业用药,推广种植无毒茶叶,但因当时的农民普遍不接受。

陈清泽想说自己先做无毒茶叶,做示范给农民看转种无毒茶叶的成效,虽然一开始转种无毒产量会减少,但长久来说却可以让土地永续发展下去,也就慢慢地有越来越多农民开始转种无毒茶叶。

「种无毒是一种坚持,坚持一种理想」,陈钰颔说,刚转做无毒茶的时候,别人会觉得没必要做到这一步,但无毒茶叶慢慢发展之后。

就像人一直吃药身体抵抗力会变差,经过一个周期后,慢慢地将身体的抵抗力调回来,一开始产量可能锐减三到五年,等到植物本身健全、生态平衡之后,就会渐渐强壮起来,产量就会回来,甚至比之前的更多。

陈清泽说,有些农民,农药喷很多,菜种的很漂亮,然后卖给消费者吃,自己却不敢吃,这样就不行了,对消费者或是对我们来说,消费者吃得安心才会跟我们购买,我们也才能生存,像我们的茶都一定会自己先试过才会卖给消费者一样。

为了能让民众更认识龙源的有机茶叶,陈钰颔起初到拍卖及团购网,去营销推广自家的茶叶。

陈钰颔说,一开始因为不太清楚要如何营销以及没什么知名度,消费者普遍询问度不高,但他没有因此气馁,一步一步慢慢做,到了第三年开始渐有起色,之后几年销量也逐渐提升。

现在的龙源茶品与十家左右的购物网合作,包含momo、森森等大型购物网站,陈钰颔一开始并没有想到会跟这么多购物网合作。

他抱持着「卖有就有,没有就算了」的想法,想不到却无心插柳,因为产品本身质量优良,在网络上经营久了,就有越来越多人跟他购买茶叶,也越来越有信心,便创立品牌及商标,将茶叶依政府规范送去检验,在网络上的销量提升之后。

跟他洽谈合作的购物网站也一间接着一间,拓展到一定的规模后,他们也开始淘汰不好的网站,选择较优质的合作,网络事业逐渐地步上轨道。

陈钰颔说,现在的消费型态与以前不同,会来实体店的都是一次购买大量的茶叶,一方面是来店面可以看到实体,一方面是「见面三分情」,在店里可以听我们介绍,比较信任,所以买的量也会比较多;

网络就偏向少量购买,但只要消费者第一次买完觉得我们产品不错,再回流购买时量也会增加。

进口茶叶冲击 台湾茶的优势何在

近年来中国大陆产制的茶叶外销到台湾,冲击到台湾本土的茶产业,陈钰颔说:「虽然或多或少会冲击到,但台湾茶的优势并不会消失」。

属于海岛型气候的台湾,岛内的水气充足,而大陆土地面积广,虽然有高山可以种植茶叶,水气进不到内陆,受到水份多寡的影响,种出来的茶叶就会不同。

他说,观察全球种植乌龙茶的地区,都是位在纬度差不多的地方,那个区域种出来的茶是最好喝的。

政府对于台湾有机茶叶的筛检非常严格,从源头的药物喷洒,是否有使用到农药,到土壤及水质的检验,只要一项没通过,整批茶叶就会送去销毁。

陈钰颔说,近年来爆发的茶叶风波,大多是进口茶叶鱼目混珠到台湾茶叶中,对于进口茶检验,政府并不是向台湾茶一样逐批检验,而是抽验看茶叶是否农药超标,这样的做法对台湾农民非常不公平。

陈钰颔说,目前政府的作为对台湾茶农并没有太大的实质帮助,希望政府能对进口茶的把关以及是否为原产地茶的把关要更加严格,但他也强调,与其被动地寄望政府会改善,不如先将自己的茶做好,不跟那些不肖商人同流合污,让民众都能品尝到优质的台湾好茶。

文章出處:http://www.pinlue.com/article/2017/04/1010/451111102942.html

 

Copy short URL

http://goo.gl/DZuDXH

Copy short URL

 

創作者介紹

【鑫龍源有機】認證茶園 、【龍源茶品】無毒茶葉

龍源茶品(有機茶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